当前位置:首页 > 公司动态 > 新西兰专家拿到落户惠州钥匙
行业新闻

新西兰专家拿到落户惠州钥匙

费安杰。王彪 摄

站在大亚湾的海边,费安杰时常会想起万里之外的家乡——新西兰。与故乡比起来,大亚湾同样有蓝天、大海,让他来到惠州的理由是,这里还有着让他得以施展制药研发才华的产业平台。

今年7月,英文全名为Andrew Toroa Phillis的费安杰入选“天鹅惠聚工程”第二批领军人才。3个月后的10月1日,在中国的国庆节这一天,费安杰拿到了在惠州安家落户的房门钥匙:他决定长期在这里定居,研发出更新更好的药物。

●南方日报记者 王彪

告别葛兰素史克来惠州

2007年,初入职场的费安杰就认识了如今在大亚湾的上司和伙伴叶伟平,愉快的共事经历,为后来的合作做了很好的铺垫——只不过,当时的两个人都没做好准备,叶伟平要在4年之后的2011年才最终选择大亚湾作为归国创业的乐土,创立惠州莱佛士制药技术有限公司,而费安杰还没想好要如何进入中国。

在两人结识4年之前的2003年,费安杰获得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化学博士学位,并进入世界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设在新加坡的工厂。再往前推一年,则是费安杰第一次到中国,在他看来“中国人看起来都非常乐观”,后来他几乎每年都会到中国一次,这让他萌生了今后可以到这里定居的想法。

在新加坡工作7年的时间里,费安杰进步很快,从普通的研究员逐渐成长为高级产品专员、高级研究员,期间还曾担任新加坡—葛兰素史克绿色与可持续发展生产基金的项目经理。其中在2012年负责合成抗抑郁药物帕罗西汀新工艺的关键步骤时,费安杰发明了一种新型而且温和的还原剂,减少了脱氟副产物的产生,使得成本从800美元每公斤降低到480美元每公斤,降幅高达40%。

到了2013年,费安杰了解到叶伟平创立了惠州莱佛士,他当时心动了:“中国在制药工业方面发展很快,我很早就有到中国的打算,但不知道如何加入中国,在制药企业负责工艺开发7年之后,我觉得已经做好了到中国发展的准备。”

更重要的是,在大公司磨炼多年的费安杰,和刚博士毕业时的想法有了不小的变化,他更想找自己相信的人来做事,特别是希望能加入观念一致并能不断学习的创业型公司。而费安杰,很相信叶伟平。

于是,在2014年4月,费安杰受叶伟平邀请,来到惠州市莱佛士制药技术有限公司担任研发总监,并在几个月之后担任莱佛士的研发副总裁。

安家落户要做“惠州人”

达拉菲尼,是一种结构相对简单的抗癌药物,于2013年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应用于临床。不过,莱佛士在研制过程中,却在生产工艺和成本控制等方面都遇到瓶颈,每个批次生产的分量只有10克,无法满足投入市场后的生产需求。

费安杰入职莱佛士之后,很快参与到抗癌药物达拉菲尼的研究。他从一篇相关文献中获得启发,经过4个多月的自主研发,将每批次产量从10克提升到50千克,成本却下降了一半以上,纯度从85%提升到99.9%。产品从2015年推向市场后,迅速成为莱佛士主要产品之一。

对比新加坡和大亚湾在制药产业方面的区别,费安杰表示,新加坡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发展制药工业,起步早,一开始就发展生产型企业,世界上知名的制药企业很多都在新加坡设立了工厂或者研发中心,是世界上生物制药产业最强的国家之一,工业设备比中国更先进,和中国相比仍有15年左右的技术优势。

不过,这种技术的差距并非不可逾越,吸引费安杰入驻大亚湾的,除了技术研发上的追赶、创新之外,还有惠州和大亚湾政府对高层次人才的关注。“这边的政府,不论是惠州市还是大亚湾区,都对来这里发展的人才在个人和家庭方面有很大支持,这体现在解决我的住宿问题,帮助我的小孩解决上学问题。”费安杰说。

说到小孩,费安杰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和神采,而谈起他经历的跨国爱情则变得羞涩起来。

2001年的费安杰,还是新西兰怀卡托大学化学专业的一名学生,他在回家看望妈妈时的聚会上认识了一位来自中国武汉的女留学生,两个相隔万里的年轻人很快走近,后来这位女留学生成为他现在的妻子。

如今,每到周末,费安杰基本都在户外:带着孩子去游乐场玩耍,去红花湖骑行,到海边嬉戏,或者陪孩子踢球,尽情享受家庭生活的乐趣。“惠州的空气好,生活很舒适,我要一直在这里生活下去。”费安杰说,在他看来,邻近的深圳有太多的人和车,每个人都很努力,但压力也很大,惠州相比之下很安静,很宜居,就在不久前,自己在惠州市区买了房,收了楼。

■创新先锋面对面

大亚湾的产业链很有优势

南方日报:国内的莱佛士与葛兰素史克这种世界级企业相比,二者在工作方式上有什么区别?

费安杰:开发一种产品有成千上万种方法,不同的工作背景也会带来不同的观点,葛兰素史克在工艺开发上的方式和积累的经验与国内有差异,但是以个人经验来说,在那边积累的丰富经验也会对莱佛士有帮助,现在更多的是通过整合资源促进创新。莱佛士在过去的几年改进了工艺,也吸引了大量人才来这里工作。

南方日报:新西兰和中国在生活上有什么不同?

费安杰:新西兰在居住上空间很大,基本上都住在小别墅或者排屋里面,中国人很多都住在公寓里,人很多。我现在也很喜欢住公寓,特别是可以登高望远。当然,中国食物很好吃,新西兰的食物比较单一,土豆和牛肉是经常吃的主食。

南方日报:新加坡和大亚湾在制药产业的发展上各有怎样的优劣势?

费安杰:如果将大亚湾与新加坡比较,前者更关注大的石化产业发展,制药只有莱佛士一家。不过,莱佛士由于与周边企业建立了紧密的合作,就产业链的发展来说更有优势。物料运输更便捷,从研发到生产、销售都面临更广阔的市场。新加坡由于土地面积和企业规模的局限,产业间的协同存在一定障碍,很难形成完整的产业链。

更新时间:2017-12-5 18:46:46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